天荒愛不老



四月的题目……太难了吧,我可是文盲啊

[ 01 ] 這是誰傳給你的:四月
[ 02 ] 怎麼認識的:当然是因为缘分
[ 03 ] 認識多久:一年多刚刚
[ 04 ] 對他的印象:起初以为是个小受,后来发现原来是个万年受
[ 05 ] 說出他的2個優點+2個缺點:热情可爱+比我专一
[ 06 ] 對他說一句話吧:四月我羡慕你
[ 07 ] 你的大名:lue
[ 08 ] 綽號:风风,小疯子,风,lue
[ 09 ] 性別:中性
[ 10 ] 生日:1114
[ 11 ] 血型:O
[ 12 ] 興趣:目前十字绣+长篇小说+看《情书》
[ 13 ] 身高:160cm
[ 14 ] 體重:54KG
[ 15 ] 愛的書:太多了
[ 16 ] 愛的數字:4
[ 17 ] 想去的國家:新西兰,日本算勉强
[ 18 ] 現在最想學:日语
[ 19 ] 最得意的事:生活安逸
[ 20 ] 最失意的事:生活太安逸了
[ 21 ] 上一次被教官抓是因為:好像没被教官抓过唉
[ 22 ] 會讓你臉紅心跳的事:登台唱歌……
[ 23 ] 現在有沒有喜歡的人:有很多,但也一个没有
[ 24 ] 和那個人是什麼關係:云泥关系
[ 25 ] 你認為你是個專情的人:才怪
[ 26 ] 初吻幾歲:没发生过
[ 27 ] 承上題,地點是在哪裡:同上
[ 28 ] 對於女生倒追有何看法:支持
[ 29 ] 沒有這一題耶= =”:……
[ 30 ] 你是個愛吃醋的人:有点
[ 31 ] 喜歡談戀愛的Fu:Fu?吹气?
[ 32 ] 是否有一見鍾情的經驗:没有耶,只有日久生情
[ 33 ] 曾經為了情人做過最瘋狂的事:没有
[ 34 ] 單獨和暗戀的人出去會緊張:有暗恋没机会出去谢谢
[ 35 ] 談過最久的一次戀愛:没谈OK?刺激人啊……
[ 36 ] 有沒有跟人表白過:有暗示但装没听懂
[ 37 ] 現在最想要的東西:钱钱钱
[ 38 ] 如果看著最愛的人熟睡在自己面前,你會做些什麼:看
[ 39 ] 最喜歡自己的那裡:唇
[ 40 ] 對101的看法:绝对支持
[ 41 ] 你覺得哪一個月份最適合當交往紀念日,原因:十一月,单纯的喜欢
[ 42 ] 聖誕節該在什麼地方過才是經典:被窝里
[ 43 ] 討厭怎樣的分手理由:第三者
[ 44 ] 告白的成功機率最大的是什麼方法:霸王硬上弓撒
[ 45 ]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要怎麼讓他注意你:投其所好咯
[ 46 ] 過去,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最讓你感動:很多朋友在生日时办了意外的聚会
[ 47 ] 你認為最有意義的一句話或一件事:一下子想不起
[ 48 ] 討厭女生的type:做作
[ 49 ] 討厭男生的type:人妖
[ 50 ] 最有效的減肥方式:心宽自然体胖
[ 51 ] 有幻想被異性壓在牆上過嗎:只有梦里有过,没幻想过,话说幻想这个做什么?有病……
[ 52 ] 第一次看a片是幾歲:没看过
[ 53 ] 發現班上成績最好的書呆子勃起,你會:人不可貌相啊
[ 54 ] 你認為是,先愛才有性,還是,先性才有愛:互可……
[ 55 ] 你覺的楊丞琳、蔡依林、王心凌、林志玲,誰最正:都不正
[ 56 ] 台灣職棒球隊,最喜歡哪一隊,誰:除了漫画没接触过棒球
[ 57 ] NBA最喜歡哪一隊:姚明那队吧,叫啥名字来着?
[ 58 ] 你覺的哪個男明星最帥最MAN:小红啊!可惜不太MAN
[ 59 ] 喜歡吃哪種蛋糕:巧克力味
[ 60 ] 喜歡的茶類:绿茶
[ 61 ] 睡覺是不是側睡:随便睡
[ 62 ] 喜歡的卡通人物:小狼 小米
[ 63 ] 一個你很喜歡,但他不喜歡你的人:好像没有……
[ 64 ] 你覺得鑽石戴哪最性感:那个地方……就是那个地方啦!男女都有的
[ 65 ] 希望另一半的身高:178以上
[ 66 ] 家人和情人一起掉入海中,你會:找会游泳的救
[ 67 ] 你覺得最適合約會的地方:电影院(不是学我儿子)
[ 68 ] 你比較喜歡柯四海還是許純美:这是谁啊
[ 69 ] 你常穿哪種鞋:平底鞋
[ 70 ] 如果ㄧ定要選你想當蠟筆小新還是他媽:小新
[ 71 ] 喜歡的運動:睡觉
[ 72 ] 世足賽,哪一隊會贏:啥是世足赛,世界杯?
[ 73 ] 你覺得晴天好還是雨天:晴天
[ 74 ] 你覺得女生穿裙子好看還是褲子:人好看才是关键
[ 75 ] 對明明有口臭又不承認的人說ㄧ句話:你最好不要说话
[ 76 ] 寫到這對寄給你的人說ㄧ句話:我考虑长期潜水了。
[PR]
# by lue-oshiato | 2007-02-08 20:18 | 闲言碎语

【无限大•以爱之名】topic28《最后》(小小说,CP:和工)【2】

+Chapter 2+
Words by lue

More
[PR]
# by lue-oshiato | 2006-10-28 23:28 | 真人-工和理想

【无限大•以爱之名】topic28《最后》(小小说,CP:和工)【1】

+Chapter 1+
Words by lue

More
[PR]
# by lue-oshiato | 2006-10-28 23:20 | 真人-工和理想

[1004-1015贺][忍迹]好友难为[1-4]

[1004-1015贺][忍迹]好友难为[1-4]

More
[PR]
# by lue-oshiato | 2006-10-28 23:15

问卷

Q:這份問卷是誰傳給你的啊?
无良的景爷

Q:跟這個人是在什麼情況下認識的?
MS是在暧昧认识的

Q:認識多久了?
一年多

Q:這個人有別於一般人的特點嗎?
涂鸦技术了得……小狼画的我口水直流
压人技术同样也不俗

Q:在你心目中這個人是怎樣的人?
色女,YY功力一流,极具恶搞天分

Q:現在有想認識誰嗎?請點名
小红小工(这是很显然的吧,虽然我觉得这俩人凑一起让我认识的几率约等于无穷小)

Q:請傳給六個倒楣鬼
偶是好人,就不外传了……再说估计大家都写了吧
[PR]
# by lue-oshiato | 2006-08-04 23:09 | 闲言碎语

[忍迹+冢不二]请为我微笑Ⅱ[1]

+Smile for meⅡ+
+Chapter 1+
+天使蛋+

正文
[PR]
# by lue-oshiato | 2006-07-22 13:06 | POT之忍迹天下

线条控

真是越看某人的脸部线条越觉得有棱有角,是某风喜欢的那类型唉~
忍不住就P了起来。。。。虽然难看,却也是俺第一次给P完了的,以前P小红都只P了一只眼睛就不好玩了。。。

f0074342_1324852.jpg



另外:
嗯嗯,今天一大早上wow游戏就遇到好人了
耶稣之吻像天使一样降临,拯救被兽人蹂躏的可爱的偶(众人吐)
[PR]
# by lue-oshiato | 2006-07-22 13:04 | 花痴的涂涂抹抹

[贺文•致月光][OA]大少爷和蓝狐狸[12-END]

+Chapter 12+



崎岖的山路并不好走,经过几天跋涉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忍足决定放弃马车而改用徒步,可另一方面他又担心迹部的体力无法胜任,于是一路上他们走走停停,好几次他提出抱迹部上山都被回绝了。

理由是大爷他又不是女人,抱来抱去像什么样子,嗯啊!?

虽然很想说样子只是做给别人看的,他忍足侑士就是喜欢抱他,不过在迹部凌厉的瞪视下他很聪明的把到嘴巴的话给咽了回去,无奈之下只能更加小心的照顾迹部,紧紧拉着他的手生怕他滑倒。

不知道拐过第几个山头,迹部半边身体的重量已经全交给忍足,忍足将他的手臂环过自己的颈项,一手搂着他瘦削的腰线,「小景,要不要休息一下?」

迹部苍白着脸,抬头看了他一眼,「不需要,本大爷还可以撑着。」

「可是我觉得你很辛苦。」

「再辛苦也不能休息,你也感觉到本大爷的体力在流失吧?」迹部心里很清楚,忍足的治愈术对他的效果是一次不如一次了,这样下去不但会耗费忍足的力量,对他的益处也不明显,还不如早些赶路,能找到救命的良药更好,倘若实在找不到,至少他努力过也就不会后悔。

不得不承认迹部对此很敏感,忍足拧起眉,他挣扎着看着迹部,最后打定主意,扶住迹部腰线的手稍稍用力,「你说的没错,我们要抓紧时间。」

「你——」

「小景,我知道你很坚强,但是这一次你就听我的,牢牢抓紧我就好了。」

还没等迹部反抗,他只觉的身体轻了起来,忍足带着他一路疾步如飞,速度快的惊人。

可是同时,他明白以这种方式带着他走对忍足来说是件很吃力的事情,因为忍足的额头上渐渐染上一层薄汗,呼吸也逐渐变得凌乱。



黄昏时分,一声狼嚎打破了山谷里的沉静,树枝上的鸟雀纷纷振翅飞起引起骚动,整个森林显得越发危险起来。

蓦地,忍足的脚步停住,看向丛林的眼神变得警惕,于是迹部也望过去,看见了一对对绿幽幽的眸光在黑暗中闪烁,同时传来阵阵压抑的低吼声。

「是狼群。」经常偷溜出去狩猎的迹部毫不迟疑的判断出他们遇到了不速之客,抱着他的忍足眯起眼睛,神情似有不耐。

「啧,真会给我找麻烦。」

俊脸上流露出不屑,只见忍足的蓝发之中长出两只狐狸耳朵,双眼泛出蓝光瞪向四周,于是狼群就向后退却了稍许,似有畏惧。

「不过是低级的野兽,咆哮术可以迫使他们退散。」一边迈开脚步继续赶路一边对迹部解释,忍足小心的搂好他,低头看他的时候发现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瞧,于是莞尔笑道,「怎么了小景?我脸上有东西?」

「不是,是你头上长出耳朵了。」伸手摸去,毛茸茸的触感不错。

「反正在森林里,狐狸的味道是藏不住的,徒有人形也没有意义。」对于野兽的嗅觉,没有人比忍足更明白了。

「说起来,那晚是周助让你变成这个模样的吧,嗯啊?」

想起那个晚上忍足也不禁扯开笑容,「我这副模样,是不是很符合周助少爷的品味?」

迹部低笑一声,「是啊,一看就是他喜欢的模样,和手冢有几分相似。」

「那小景呢,你喜欢吗?」

「本大爷?」没经过思考迹部就因为这个问题笑了,「不能否认,本大爷从没想过你变成人形会是这副样子,这么的……俊美。」

看着他有些艰难的说出溢美之词,随后脸颊微红,忍足加深笑意,「这么说……你很喜欢?」

「还不错,狐狸精么,当然不会长得太难看。」

闻言忍足但笑不语,他更加搂紧了迹部沿着山路前进,不久后到达了一片山间的草原。

了无人迹使这里的花草树木生长的异常旺盛,一尺多高的杂草几乎可以淹没至人的膝盖,忍足轻轻的把迹部放下,指着一望无际的草原树林说,「这里就是忘忧草生长的地方了。」

「那么神奇的东西,本大爷还以为会在更险峻的地方。」如若不然的话,为什么世人不会闻讯而来争抢?

明白了迹部的疑问,忍足墨蓝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但是很快又隐去,「并没有多少人会知道忘忧草的存在,除非和精灵有过接触,就像小景和周助少爷。」

迹部不疑有他的点头,看向四周随口问,「原来是这样,那么,忘忧草长得什么模样?我们开始找吧。」

「不行,现在还不行。」忍足悠哉的拉着迹部找了一颗大树,两人一起坐在树下,并肩看着天边最后一丝晚霞,「忘忧草不是普通的植物,他只在子夜时分出现,持续一个时辰,遇见浓烈的精灵的灵气才会发光发亮……」

「那怎么找?」迹部蹙起眉。

忍足笑着揉平他的眉头,「不是有我吗?小景别忘了,我可是精灵呢。」

「本大爷好像一直在欠你人情。」

「怎么你终于意识到这点了吗?」故作惊讶的扬起眉头,忍足看到迹部瞪了他一眼,随后忍不住笑出声来,「小景曾经也说过,点滴恩惠应该涌泉相报,那我现在做的是不是能让你满意了呢?」

「你一直到现在都对本大爷这么好,只是因为要报答本大爷,嗯啊?」不知为何,有了这个认知之后迹部觉得自己有点失望和生气,可他明明没有理由生气啊……

他当初一时鬼迷心窍把一只半死不活的狐狸捡回家,替它疗伤悉心喂养它,然后突然有一天它自己跑掉了,却又在自己的生死关头回来救了他,最后甚至还干脆变成人的样子陪他四处找治病的良药,这样算来,他的确也算的上知恩图报的好狐狸了……那么,自己到底还有什么地方觉得不满意呢?为什么,他此刻那么不希望听到忍足肯定的回答……

他想,也只有一种感情能解释他现在的状况了,那是一种,他从没接触过的陌生情感,但是此刻却又是如此强烈的震撼着他。


+Chapter 13+



「当然不是。」

突兀而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寂静的夜里响起,迹部的身体随之一阵,猛地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肯这么帮你并不只是因为要报恩而已。」耐心的重复一遍,忍足转头对他笑道,「还因为,我很喜欢小景,我希望你能活的快快乐乐的,找到一个心爱的人幸福的过一辈子。」

一时之间,迹部被忍足的话震的无法反应,仿佛早就料到会这样,忍足起身去附近找了一些干柴。响指一打生起的火堆,照亮了迹部一直盯着他看的表情,也照亮了他的眼睛,有一种不知名的情感在其中闪耀。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

「当然。」忍足重重的点头,挨在他身边坐下,「小景是个温柔善良的人……」

「也只有你才这么说。」温柔?善良?这些词根本和他迹部大爷沾不上一点关系,在别人眼中,他一向是个带着残缺出生又任性的大少爷罢了。

「不是的,小景其实很渴望和其他人一样过着平凡的生活吧?和朋友一起四处游历,和恋人长相厮守,就这样一生一世对你来说就很幸福了吧?」

听着他淡淡的音调,迹部低下头沉默下来,半晌后轻轻的叹息了,「可是即使只是这样,对本大爷来说也可望不可及的。」

温暖的大手将迹部冰冷的手指抱住,忍足安慰道,「只要不放弃希望,任何奇迹都会发生。」

「世界上哪来的那么多奇迹?」

好笑的白了他一眼,不久后迹部累了,忍足就让他轻轻的靠在自己肩上。

整个世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和火堆燃烧发出的响声,忍足不时的拨弄着柴火,他知道迹部并没有睡着,只是在静静的休息。

「小景,上回我问你的问题,你好像还没回答。」

打破宁静的是忍足,迹部舒服的靠着他掠取温度,懒洋洋的回答,「什么问题。」

「就是,问你爱过人没有。」

迹部的脸一红,索性没有抬起头,声色如常的答道,「当然有。」

「哦?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个……有点奇怪的家伙,和正常人不一样。」

「哦?」忍足挑眉,「他长得什么样子?」

「他长的啊……」迹部拖长了尾音,忍住笑意说出他找到的形容词,「很可爱,被逗弄的样子有趣极了。」

忍足的脸上冒出几个问号,「我和小景一起这么久,怎么没发现有这么号人物?」

「切,那是你蠢,蠢狐狸!」这么强烈的暗示都听不懂,迹部没好气的在心里抱怨。

「这跟蠢有什么关系……」小声的咕哝着,忍足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伸手将迹部扶开两人的视线对到一起,「等一下,小景爱的人该不会是芥川家的慈郎少爷吧?你怎么能这样呢,人家都有喜欢的人了就算再怎么可爱横刀夺爱也是不对的。」

迹部的嘴角抽的厉害,「本大爷什么时候说是他了,嗯啊?」

「那不是你自己说……可爱,逗弄起来很有趣……」委屈的撇嘴,忍足现在控制不住的猜测,如果对这种冲动用关心来解释,好像也有点牵强,但是他就是无法停止……

「说你蠢你还真蠢的离谱。」泄气的语气,迹部干脆不想再说这个话题,本以为这只狐狸不会这么迟钝的,「随便你猜好了,反正本大爷看你也猜不到。」

「我觉得我是被你骂蠢的。」忍足也想抱怨,开口闭口都是蠢狐狸,好像他真的很蠢一样,偏偏他似乎真的有自虐症,因为他居然觉得每当迹部骂他的时候,那幅表情真的很赏心悦目,因为脸颊上会带着好看的粉红色。

「有这种想法已经证明你很蠢了好不好。」翻了一个白眼,迹部重新靠在他肩膀上休息,忍足怕他冷于是把火堆生旺了一点。

有一句没一句的谈着话,时间就在静谧中缓缓流逝,渐渐的忍足开始抬头看着月亮。当明月升至当空,他突然指尖带光,点上了迹部的颈部,于是迹部便感到身体一僵,再也无法行动。

「你要做什么?」

「束缚术,只是让小景暂时无法动作罢了。」

「本大爷是问你,这是什么意思?」瞪大了湛蓝色的眸子,迹部有些生气。

忍足轻轻的笑了,俯下身,两人缓缓贴近,直到忍足蜻蜓点水的吻了他一下,「找忘忧草很辛苦,我去就行了,小景呆在这里不要乱跑。」

「只是这样,需要让本大爷无法动弹吗,嗯啊!?」迹部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他努力的想挣扎但是却没有任何作用,「还有,你的吻是怎么回事,本大爷要你解释!」

「总之我不会害小景你的,在这里休息一下我找到了东西马上就回来,至于这个吻嘛……是因为我觉得自己爱上小景了。」

笑眯眯的看见迹部陡然瞪大了双眼,忍足接着爆笑出声,「好啦我和小景开玩笑的,你也知道狐狸精的两大法宝之一就是骗人么。」

猛烈加剧的心跳声,迹部差点以为就让忍足知道了,听他这么说才松口气,「狐狸精果然到哪里都是狐狸精,这样骗本大爷好玩,嗯啊?」

「小景是不是被吓到了呢?」温柔的笑看迹部,随后忍足就打算出发了,他最后从包袱里拿出几件长衫披在迹部身上,表情却变得有些深不可测,「其实,也许不全是玩笑……」

「你说什么?」

「小景,你记得我以前说过狐狸精会吃人吗?事实上那不是真的,只是我为了吓唬周助少爷才编出来的谎话;还有我现在这副外表,也不是按照周助少爷的要求变出来的,而是我本来的样子,我出生时就注定的样子……我说过很多大大小小的谎言,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迹部很平静的看着他,咬唇犹豫了片刻才又开口,「本大爷想知道,你究竟为什么要吻我,这次不准撒谎。」

忍足只是眨了几下眼,「因为我喜欢你,况且如果现在不吻,也许以后都吻不到了。」

「这句话又是什么意——」

话未完便被堵住了唇,迹部支吾着想说话,不料刚张开嘴就被趁虚而入,忍足灼热的舌尖在他口中翻绞,和他的不停纠缠,好久好久才分开。

被吻的浑身无力的迹部只能大口喘着气,眼睛却一瞬也不放开忍足。

「我所对你说的最大谎言,其实是关于忘忧草……虽然明知道这种事不太可能,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忘了我,就算是只记得那只蠢的够呛的狐狸也好……」

「你到底,想怎么样。」

「没什么,想救你而已,只不过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

说完忍足拍拍身上的草屑站了起来,没有回头的步入黑暗。



世上带有最浓烈精灵气息的就是精灵之血,浓稠的血沫散播到空中时,奇迹之草便会发出微弱的光亮,指示人求生的方向。

忍足用带血的手指摘下整株忘忧,苍白的脸在光芒的映照下显得更没血色。他踉跄的带着忘忧回到迹部身边,不顾迹部一连串的质问直接将忘忧放入口中嚼烂然后喂入迹部嘴中,还半强迫似的让他吞下,即使让迹部咳嗽连连也不曾心软停下。

不消半刻,迹部就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似乎有股强大的力量在抽离他的意识,困倦、疲惫和黑暗很快向他袭来,虽然他很努力的想集中精神保持清醒却仍是徒然,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只看到了那双从初遇开始便深邃不见底的墨蓝瞳仁。

「蓝毛……侑士……」

沉睡过去的迹部美丽一如往昔,忍足看着他,身体上泛出一阵光渐渐体型变化最后回归了狐狸的样子。

蓝色茸毛的狐狸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迹部的脸,鼻尖,然后到唇,前爪上还在不断渗血的伤口令它无法走动,只能蜷成一团伏在迹部的手臂旁边。

夜,就这么过去了……



朝霞的晨光照醒世界的时候,迹部皱着眉睁开了眼睛。

他先是坐起来疑惑的看看四周,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在树林里,随后才看到身边的一只睡得很沉的狐狸,眼眸中流露出大大的惊讶。

「本大爷这是在什么鬼地方?还有这只小东西又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站起来伸个懒腰,他觉得身体轻盈,舒坦的好像经历过重生一样,狐狸被他这么一吵也慢慢睁开了圆溜的眼睛,抬起脑袋来盯着他。

大概是狐狸看他的目光过于转注,这令迹部感到有些尴尬,于是蹲下去把他拎起来,「你这家伙,做什么盯着本大爷看?」

轻微的呻吟声引起迹部的注意,他发现狐狸的前爪有道显眼的伤口,于是哦了一声,「原来是受伤了,本大爷就好心带你回家好了。」

扯下自己的一片衣角给它进行了简单的包扎,迹部一边抱着它一边找寻走出森林的路……

「本大爷到底为什么会在这种鬼地方?奇怪,为什么本大爷什么都想不起来……」

「对了狐狸,你这种毛色很少见啊,叫你蓝毛好不好?」

「喂,你这是什么反应,敢藐视本大爷的创意,嗯啊!?」

「我说,这条路我们好像刚刚走过……你不准用那种眼神看本大爷!!」

忍足狐狸懒懒的掀起眼皮,看了看继续在树林迷路的迹部,偷偷的翻了一个白眼。

忘忧草好像只是让人忘记前尘往事啊,怎么连智力也下降了?他不禁有些为自己‘遇主不淑’的将来而担心起来。。。。





=END=
[PR]
# by lue-oshiato | 2006-07-14 22:19 | POT之忍迹天下

[贺文•致月光][OA]大少爷和蓝狐狸[10-11]

+Chapter 10+



轻手轻脚的关上房门,不二转过身便看到一只蓝色的狐狸直立在花坛的台阶之上,巴掌大的脸上没有一丝嘻笑之色。



「怎么又变回狐狸了?小景刚才还在叫你的名字呢。」



不二走过去坐到它身边,忍足顺势跳上他的膝盖,「小景已经睡了?」



「喝了药,很快就睡着了。」



「休息下也好。」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忘了告诉我。」不二笑眯眯的低下头和他平视,泛着青光色的眸子露出精明的光芒,忍足自知瞒不过这个聪明的家伙,更何况它也没打算要隐瞒。



「非常抱歉打断了你的约会……」



「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这个。」



关心之情溢于言表,一点也不在意和手冢拥吻之时被抱着迹部赶来的忍足打断,可见不二真的很重视和迹部的友谊,忍足勾起了一个柔和的笑容,可惜这个笑容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又变得凝重。



「我想你应该已经心里有数了,小景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连你也没有办法了?」尽管他很清楚好友的身体状况,然而到了这种时候,他看着忍足的眼神仍抱着一丝希望。因为他知道,在乎迹部的人可不止他一个。



「办法的话,也不是没有,可是……」言止于此,忍足露出犹豫的表情。



「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你难道不想救景吾?」



「当然不是!」忍足嗔怨的扫了他一眼,「我不否认,人类的生死对我来说根本无关紧要,如果是以前,就算有多少人死在我面前我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那现在呢?」



「小景不一样,他救过我,所以我也会救他。」



忍足笃定的样子让不二松了一口气,最起码他知道忍足会不遗余力的去救迹部,这让他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可随后他的目光又变得促狭起来,轻扫过那张小巧的狐狸脸,笑道,「你这么关心小景 ,只是因为要报答他对你的恩情?」



「周助少爷,你想太多了吧?」不着痕迹的回避了不二的问题,忍足开始兴庆自己拥有一身泛着幽蓝色的毛皮,这样就算脸红也没人看的出来。



「我看你刚才抱着小景冲过来的样子不知道多紧张。」



「人命关天,我能不紧张吗?」



看着某狐狸明显的搪塞表情,不二好笑道,「是哦,要是我死了,看你还紧张不紧张。」



「如果是你生死攸关,就算紧张也轮不到我吧?我看你和那个国光,不知道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啧,狐狸就是狐狸,牙尖嘴利的。」



终于逼退敌军的忍足得意的一笑,「承蒙周助少爷夸奖了。」



「好了,不和你抬杠了,你先说怎么才能救小景。」



「这里经常有人经过,我们找地方说。」



「好,我们去书房。」不二抱起狐狸,走进书房关上房门。



————————————





烛光摇曳,深夜里纸窗上模糊的映出两个人影,隐约从房间中传出悉悉嗦嗦的谈话声。



「这样真的可行吗……」一手抚上下颚,不二沉吟着,思考忍足提出建议的可行性。



「我也是从狐族世世代代的传说中听来的,只知道在不远处的一个人迹罕至的山脉中,生长着这么一种神奇的植物,据说有起死回生延年益寿的功效,叫做忘忧草。」



「忘忧忘忧,如果这种植物真有你所说的作用,倒也不负这么个名字。」



闻言忍足摇头笑道,「长生不老不见得就能安枕无忧吧?」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目标,不是吗?」缓缓的端起茶杯,揭开盖子抿着冰冷的茶水,不二这才惊觉他们已经商量了好长一段时间,再过不久便是鸟鸣鸡啼之时。



「对于我们精灵来说,寿命的长短并没有多大意义,所以你的问题我无法判断。」细碎的蓝发快要遮住眼睛,坐在不二对面的男子俨然就是幻化成人形模样的忍足。



「那是因为你们的生命足够长久,反观人类,有人年纪不大却要饱受病痛折磨,生命可真是脆弱……」



不二如此的形容让忍足下意识的想起那个高傲又脆弱的人,不禁发出叹息,虽然轻不可闻可在寂静的夜里却也算清晰。



「周助少爷,事在人为,我相信小景会乐于去尝试,毕竟这是能够救他的唯一方法了。」



「你说的没错,不过我担心的是,小景经受不住长途的颠簸,你也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不二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事实上忍足自己也很担心这点,只不过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因为传说中的忘忧草据说自摘下之后就只能保持半个时辰的药效,而这么短的时间就算是神仙也不够赶回迹部家。



「我想,我们只有尊重他的意思了,我所能做的,仅仅是尽全力的让他支撑到最后一刻。」



地平线上升起的第一道曙光照进屋子里,不二眯起眼睛看着背光的忍足,良久后他点头释然了,「我会劝服迹部夫妇,至于小景,就拜托你了。」


+Chapter 11+



以远游的神医之名,不二劝说迹部的父母将迹部交给忍足带走。尽管有众多不舍与担忧,但是迹部夫妇也知道爱子的状况已经容不得拖延,就算再怎么静养吃药也无力回天,倒不如抓住忍足当作救命稻草,总比等着办丧事来得好,于是也就同意了。

当天,忍足也因为年纪尚轻而被置疑过医术,不过在不二那三寸不烂之舌的解释下,忍足被允许单独进入迹部房间。

当时的迹部早已醒来,他看到忍足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扬起笑容,「你这副样子,竟然敢在本大爷的房间里走来走去,不怕等会被下人们当作擅闯民宅的宵小给抓起来,嗯啊?」

知道他是暗指自己人形模样被人看见会遭到怀疑,忍足扬起笑容,「小景不用担心,我可是正大光明被请进来的。」

「谁、谁担心你了?」白皙俊美的脸上染出一层漂亮的红晕,迹部撑起身体想坐起来,谁料他的双手似乎不怎么听他的使唤,软绵绵的没有任何力道,眼看就要软倒下去,最终却倒入了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里。

「就算小景不担心我,可是我很担心你呐?」忍足漂亮的深蓝色眼睛里清清楚楚的写着担忧,「你暂时不要乱动,身体会受不了的。」

「为什么……为什么本大爷一点力气也没有?」湛蓝的眼眸瞪的大大的,迹部似乎无法理解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想抬起手都觉得倍感吃力,于是抬头看向忍足,向他投去疑惑的神情。

微微垂下眼睑,忍足温柔的抚上他的后背给他以支撑,「别慌,小景你昨晚体力消耗过大所以身体虚弱了一些,这都怪我说要带你出去。」

「真的只是这样?」

「当然……」

「你不要妄想能骗过本大爷,自己的身体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你说,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本大爷这次会死掉?」说着这话的迹部,出奇的平静,他似乎早已不把生死看在眼里。

忍足紧抿了唇,「不会的,小景不会死掉的。」

「蓝毛……好吧,侑士,你不用安慰本大爷,人总是要死的,况且本大爷这辈子也没觉得有什么遗憾的。」迹部靠在忍足的怀里,突然觉得忍足的胸膛好暖好暖,就算是再上等的狐裘大概也没有这种温度,几乎让他不愿离开。

「你真的没有任何遗憾?」

「啊……没有,本大爷生活富沃,衣食无缺,有疼爱子女的父母有亲密的朋友,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缓缓的,小声的说着,迹部漫无目的的回忆着种种往事。

蓦地,他稍稍退离了一点,仔细的盯着忍足俊美非凡的脸说道,「你们狐狸不是专门吃人的么?等本大爷挂掉了,你可以吃了我。」

「说什么呐小景,我怎么会——」

「你看不起本大爷?」迹部危险的眯起眼睛,「难道本大爷还算不上皮光肉嫩的美少年,嗯啊!?」

看着他不悦质问的样子,忍足哭笑不得,「小景,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吧?」

「那问题在哪里?你该不会还想说你有办法可以救本大爷吧?」不以为然的笑,迹部的目光黯淡下来,毫无生气,「反正是要死的,如果还可以让你填饱肚子就当作感谢你陪本大爷度过了一个愉快夜晚的报酬好了。」

「小景!!」不再沉稳好听的声线略带怒意,忍足双手扶住他的肩膀,认真的望进他的眼中说,「在我的认识中,迹部景吾应该不是一个会如此自怨自艾的人,你知道自己现在都说了些什么吗!?」

「本大爷很清楚。」

「你清楚?你说你没有任何遗憾是真的吗?没错,你是拥有许多得天独厚的条件,但是这些让你开心了吗让你满足了吗?你也的确拥有了友情,可爱情呢?你从来没有像不二那样去尝试爱一个人和被人爱,你真的一点也不觉得你的生命其实是不完整的?」

「爱情那种东西,根本不是我这种连明天都尚是未知的人可以去奢望的!!」

忍足的语气强硬起来的时候,迹部也激动的大声吼回去,于是立刻忍足就后悔自己并没有控制好情绪,现在的迹部怎么能经的起他这样的刺激呢?眼看他又开始呼吸困难,忍足懊恼的低咒一声,俯下身子吻上迹部的唇,不顾他的惊讶缓缓的往他的嘴里送出蓝色的空气……

蓝色的眸子眨也没眨,直到忍足缓缓的离开,两人的眼睛仍然是对视的。

「你刚才在干什么……」

忍足伸手,顺着他前额的乱发,「我们不要吵了小景,我刚才用精灵的治愈术让你觉得好过一些,这会让你支撑到我们找到忘忧草的。」

「忘忧草?那是什么……」力气果然就像忍足所说的回到他的体内,迹部感觉精神前所未有的好,于是注意力也就全部集中到了忍足身上。

「那是一种可以救你的药草……」

一丝不漏的把情况讲给迹部听,其中包括了他和不二的决定,应对迹部夫妇的说辞,以及他们得暂时离开迹部家找寻那株神奇草药的计划……最后忍足拉起他的手,轻声问,「告诉我,你会试试的对么?这是唯一的机会……」

「那种东西,真的可以找到?」忍足的手很大很温暖,虽然明知道这个外表只是那只蓝色皮毛的狐狸幻化出来的,但是迹部仍是忍不住看到着迷。

「可以的,只要我们认真去找,我相信一定行的。」

迹部低下头,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随后他无声的拉开唇角,「那么,我们还等什么?本大爷去收拾东西。」

忍足一把拉住欲起身下床的迹部,「路程很远,你不要消耗体力了,这些事交给我就好。」

说完,忍足迅速的收拾了包裹,将其放到迹部怀里,然后弯腰将他整个人抱了起来,迹部大惊之下连忙搂紧他的颈项以免摔落在地。

「你干什么!!?」

「嘘,你的精神如果突然变好了,你父母会怀疑的。」忍足低声告诫,迹部连忙闭上嘴乖乖窝在他怀里,当然手上也没有闲暇下来而是拧上了某狐狸的肚子,疼的某狐狸呲牙咧嘴却又不得不暗自忍耐,他这才感到火气少了一些。

忍足把迹部抱进了一辆马车里,不二又嘱咐了他几句,最后他马鞭一扬,马车便栽着两人渐渐远去,共同踏上了求生之旅。
[PR]
# by lue-oshiato | 2006-07-14 22:17 | POT之忍迹天下

[贺文•致月光][OA]大少爷和蓝狐狸[7-9]

+Chapter 7+



话说,他忍足侑士身为狐族新生代首屈一指的精英分子,在自己的小窝里耐心修炼了上千年,等他终于熬到了出头之日,他生性自由潇洒风流的忍足老爸就开始逼他找一只门当户对的母狐狸精成亲。于是,肩负振兴整个忍足家族的他便毅然的踏上了寻妻之旅。



本来嘛,在狐狸一族他是出了名的美男子,从小倾慕他的公母狐狸就有如过江之鲫,料想这件事也不会花费大力气。可是有句话说的好,狐外有狐,山外有虎啊,谁知道他才出家门进入茫茫森林没几天,小小的他便面临了他一生中最严峻的考验——一只母老虎的示好。



第一次,他开始后悔拥有狐狸精的过人魅力,偏偏他老爸又只教了他前一半的技术而忘了传授脱身之术,害的他真是有苦难言,最终惹怒了那只母老虎以至于言语不当而遭到反扑。





遇到这种事就已经够丢人了,但是自从它把整件事情托盘而出之后,它才明白它最大的错误就是把这件事告诉了不二周助这种人。就好像把尾巴交到了别人手中,干这种事情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蠢!



「小侑最近的桃花运怎么样啊?」不二每次来探望迹部,首先问的就是这句话,没有一次不遭到忍足狠狠的瞪视。



「托你的福,我很好。」



「除了引回一群野猫,一切都好。」迹部越来越发觉忍笑是一种很痛苦的事,但是他又不得不忍住,如果他也像某位仁兄一样笑的频频擦眼泪,谁知道某只小气的狐狸会不会又一气之下收拾包裹回到他怎么也找不到的地方。



他可不想,和这只狐狸分开,至少现在是不想的。



「小景……」无力的望向饲主,忍足真想滚回床上睡觉算了。



「咱们小侑的魅力果然没法挡。」



「如果你只是来‘称赞’我的,你可以走了。」免费送不二一个白眼,忍足尾巴一甩明显不愿再搭理他。



不二见状笑的更乐呵,亲昵的把他抱过去揉捏,「哎呀小侑你不要这么绝情嘛,我不过是开玩笑罢了,再说猫多有什么不好?还可以帮小景家里抓老鼠对不对?」



「你这是什么歪理,嗯啊?本大爷家里一只老鼠都没有。」



「小景干嘛也和我较真嘛,咱们不要谈这个了。」



「一开始是你先谈的好不好!?」一人一狐同时指证,不二看着好友红润很多的俊脸,笑着坐到他身边,手中扔抱着忍足狐狸紧紧不放。



「哎呀呀,小景你看你都完全向着小侑了,真叫我伤心呐。」



「我可没看出你哪里伤心了。」忍足知道自己脑袋上的毛现在一定乱成一团,不过反正他在这两个家伙面前早就没有形象可言了,所以他干脆不在意的继续任不二蹂躏。



「小侑是不会理解的。」



「对,我也不想理解,我只想知道你今天来到底是干嘛的?」



「我?我是来邀你们出去玩的啊。」不二转向迹部,笑容转向温柔,「小景应该记得吧,明天是乞巧节,我已经约了国光晚上出去逛灯会,你们也一起来吧?」



「乞巧节……?」迹部喃喃的重复,想起这个节日所代表的意义,不禁自嘲的笑了笑,「是七夕啊,又称双星节,你和手冢去就好了,本大爷去干什么?」



「小景可以出去散散心啊,你最近——」



「他暂时还是不要出去的好。」忍足狐狸突然开口,于是不二低头看他。



在那片墨蓝中发现了一丝慎重,他细眼微眯,沉吟片刻之后对迹部扬起笑脸,「小景我渴了,和国光分开之后就直接跑到你这里来了,连水都没喝呢。」



「竟然叫本大爷伺候你,嗯啊?」虽然嘴巴上念叨着,迹部还是走了出去,叫下人上茶。



趁他一出房门,不二便凝下脸色,认真的问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小景的身体其实还很危险对吗?」



「那是当然了,我只是精灵又不是神仙,虽然暂时稳住了他的病情,但是并不能根治。」



「所以他只能永远呆在这个大院子里?」



忍足从他的膝上跳下,转过脸,蓝色圆圆的眼睛写着严肃,「那种病,本来就适合静养不能接受刺激。尽管是这样,都无法保证他的病情,更何况是那么嘈杂的环境。」



「你说的我也明白……」轻轻的叹口气,不二好像比迹部还要失望似的敛下眸子,「可是小景这样也太可怜了,他是很开朗很自信很向往自由的人,怎么能永远像一只金丝雀一样被关在笼子里呢?」



「周助少爷……」



忍足自己也觉得心里不好受,他能力有限所以一直在想其他的办法来救迹部,他抬起爪子想安慰一下饲主的好友,这时迹部却回来了,手中端着一个盘子。



「周助,吃的喝的都拿来了,你就别和蓝毛闹了。」



「唉?小景吃醋了?」不二立刻恢复了笑脸,走过去把狐狸还给迹部,「放心吧小侑是你的,我不会抢的。」



「谁…谁吃醋了!?」迹部抱着狐狸红了脸,和不二一起坐到桌边。



抬起头忍足望了望迹部,发现他的脸色比认识的那时的确好了许多,而且他觉得自己比较喜欢他笑的很快乐的样子,忧郁这种东西绝对不适合他。



「好吧不和你吵了,我还要赶回去准备明天的东西,你和小侑真的决定不去了?」



「本大爷还是不去了。」迹部笑的很勉强,忍足感到他把自己抱的更紧了,于是他的心也被揪痛了似的……



「去吧!」



「小侑?」不二惊讶的看向他。



忍足抬起脸,「我也想去看看你们人类是怎么过节的,所以小景,我们也去吧?」
+Chapter 8+



屈指算算,自从迹部上次狩猎捡回忍足以后,已将近一个多月以来都没有外出过了,说心里不憋的慌那绝对是假话!可是转念想想,凭他现在的状况,出去大概也只是给别人徒添麻烦,更何况是这种性质的灯会,似乎一点也不适合他。



眼看着圆月灯火之下,对对情侣甜蜜的牵手走过,再看看身边的好友那幸福的表情,迹部抱着忍足狐狸哼笑了一下,音量不大,很容易被人群的嘈杂声所掩盖,但是忍足却听到了,不禁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不二也敏锐的注意到迹部的兴趣缺缺,美眸一转便有了计较,「我说小景,你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兴致啊?」



「不是早就说过了,你有你的大冰块陪你,本大爷又没有,过什么乞巧节,嗯啊?」



「原来小景是觉得少了一个伴,那要不然,我把国光让你好了。」



「周助!」



「去你的本大爷才不要。」



随口一个玩笑话立即引来了两方的反对,不二噗哧一下笑了出来,于是又得到两个超级有默契的瞪视。



「既然小景这么说,我只有另想办法了。」



「得了,你还能想出什么好办法?」迹部不甚期望的翻白眼,他只期望着赶快逛完好回家。

不二一手摸上他光滑的下巴,利眸扫来扫去盯在了忍足身上,后者立刻冒出一身冷汗。



「不要小看人啊小景,你先把蓝毛借我一下,然后在这里和国光一起等我。」



「你准备干什么。」手冢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不二抱过挣扎无效的狐狸,转头给了两人一个放心的微笑,「当然是给小景找个游伴啦,你们要等我哦。」



「喂,你不要乱来啊喂!」迹部看着不二的身影很快隐没到远处的角落,怎么想都觉得他在打忍足的鬼主意。



手冢和他对视一眼,两人共同挂上满头黑线,立在夜风中等待。





———爱的分割线———





略冷的风吹拂而过,忍足抽动了一下他僵硬掉的嘴角,竖起的耳朵动了动,干笑道,「不好意思,你刚刚说要我怎么样?我没听清……」



「没听清是吧?」不二笑眯眯的蹲在地上望着他,「那我就重复一遍,我要你变成人的样子。」

「为什么?因为你要给小景找个伴?」难道有他陪着还不够么?忍足狐狸心里小小的酸了一下。



「这个理由就已经够了,你也不想让小景失望吧?」



「话是这么说啦,可是要我变……」



「你是狐狸精嘛,狐狸精就是专门变成美人来骗人的呀,这对你来说应该没有难度。」



瞧他说的头头是道的样子,忍足考虑片刻之后宣告妥协,不禁叹气,「好吧。」



「这就对了嘛,来,快变快变,要变成一个美人哦。」闪闪发光的蓝眸闪烁着浓郁的好奇,忍足狐狸不禁皱眉。



「要那种型的美人啊?你总得给我一个标准嘛。」



「标准?」这还真难为了咱们年轻有位聪明灵秀的不二少爷了,只见他挤眉弄眼想了好久,还真没想出过好友喜欢的类型是哪种,「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忍足一个怒视瞪过去,「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活泼是文静你倒是给我一点提示才能变啊!」



被狐狸吼的人怕是天下他一人了,不二周助有趣的心想,「急什么?既然小景是我朋友,那爱好应该差不多吧?这样,你变成国光那种就好了。」



「男人?」



「男人怎么了?国光可是大美人呢!」不二不悦的申明。



忍足无语,他头痛的应承下来,「好好,你的国光最美了,现在你到旁边去等我一下。」



不二应承着走了几步,回头——



「不准偷看!」



「嗨嗨。」



真是小气的狐狸,看下又不会怎么样,不二在心里抱怨了一会,然后便感到有人拍他的肩膀。



「你变好——了?」



回头的动作定格在那里,不二的模样引起那人的大笑,「喂,苍蝇要飞进嘴巴里了。」





远远的就看见不二拉着一个出众的男子疾走而来,手冢先是皱紧了眉头,和迹部一起看着两人一起停在了眼前。



细细打量了不二身边的男子,手冢觉得有一点眼熟,但是又不是太熟,忍不住低声问不二,「这个人是谁?」



「不告诉你!」不二偷笑一下,他看到迹部看着忍足的眼神由迷茫变得惊艳,最后简直成了瞪视。



「周助!」也知道威逼是没用的,手冢无奈的放弃这个问题,视线又转向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男人。



和手冢相差无几的身高,一样细长的眸子,略显古铜色的肤色,眼波一转就能声出无限风情的气质……说和手冢家有亲戚关系大概没人不信,除了迹部例外。



他本来也是满腹疑问,还真以为眼前的男人是不二上哪去找来的,可是当他注意到男人对自己笑意满满的目光中含着戏谑,迷人的笑容带着一分熟稔,墨蓝的长发凌乱的似曾相识……于是他渐渐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你是……侑士?」



「小景真聪明!」忍足的眼睛笑的眯起来,不二却啪的一下捂上他的嘴,暗示他们这里还有一个不知情人士在场,要是告诉手冢迹部养了一只狐狸精现在还变成了人的样子,那非闹出乱子不可。



立刻反应过来的两人连忙装咳嗽以蒙混手冢的利眼。

+Chapter 9+



穿梭在人群之中引人注目的有很多人,但是当四名相貌出众又各有特色的男子相携走过的时候,还是不免成为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人声鼎沸,其中一名衣着华丽的男子终于再也无法忍受那种刺骨的盯视,拧紧剑眉开口,「本大爷为什么要像一个物品一样任人观看,嗯啊?」



迹部景吾很不自在,原以为光是手冢不二就够引人注目了,没想到多了一个忍足,这种情况更加剧烈了几倍不止,甚至正条街都已经成了他们舞台一般。



忍足扬眉笑道,「一定是小景太迷人了,所以大家都忍不住瞻仰你呀。」



「小侑,你奉承小景也不用这么直白吧?我每次都请你吃糕点,怎么不见你奉承我啊?」不二的语气酸溜溜的,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倒没让人觉得他这是在吃味。



「你请我吃的那叫糕点吗?」想起那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味道,忍足到现在都觉得舌头麻麻的,不禁好气道,「正常人都无福消受好不好?」



「小侑太伤人家心了!不要和你一起玩了。」佯装生气的不二拉过手冢就走,远远传来他的嘱咐,「小侑你给我陪小景好好逛吧,他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就剥了你的皮!」





被留下的忍迹两人对望一眼,忍足一个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什么可笑的,嗯啊?」



「当然好笑,我说你们对我的皮好像都情有独钟吧?个个都说要剥皮。」



「少往你自己脸上贴金了,本大爷如果真的要上等狐裘那还不容易,怎么会看上你,嗯啊?」迹部白了自我感觉良好的狐狸一眼,但后者好像也不在意,只是笑盈盈的看着他,满脸的调侃。



「是是是,我皮厚毛粗,只有品味低下的人才会看上我咯……」



「你!!」听出他暗指自己当初的戏言,迹部好气又好笑,「真无聊!」



「哈哈,小景咱们不要说这个了,不是要逛灯会吗?抓紧时间吧。」



说着忍足牵起了迹部的手,拉着他晃到各种热闹的地方游玩。



人潮之中,迹部感到自己被紧紧的护在一个臂弯里,替他阻隔了所有的拥挤挡去了所有碰撞,身边那股气息给他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就这样,他们陆续玩过了好几个摊位,忍足怕他身体撑不住中间也停下来适当休息过,一直到人流慢慢变得稀少了,他们才停住在一个卖挂饰的小贩之前。



「小景,你看这个,是火玉呢!」忍足惊奇的拿起其中一个玉佩,举到迹部眼前,「听说常年佩戴火玉对身体很有好处,我买给你吧?」



「别傻了,这种东西对本大爷来说根本没用。」迹部扫了一眼那色泽温润的红玉,遂又抬眼笑他,「再说,你哪来的钱买?」



「谁说我买不起啦?」忍足不服气的撇嘴,左掏掏又掏掏摸出一个钱袋来付了钱,然后把玉佩套到迹部的脖子上,满意的看了看,「有用没用你先别管,就当是小景让我白吃白住这么久的回礼,不许不收哦。」



低头看了看脖子上挂好的火玉,迹部唇边拉开一道弧度,抬头的时候又随即隐去,微扬起下巴说道,「嘁,就你那种食量?让你吃一辈子都吃不穷本大爷,不过,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本大爷就收下了。」



「嗨嗨,小景肯收真是我的荣幸。」忍足好笑他明明很高兴收到礼物却硬装作不在意的别扭模样,再次牵起他的手说,「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好。」迹部没有异议的跟着他。



灯会已经到了尾声阶段,街上不再像刚才般拥挤,所以忍足不用担心迹部会遭遇磕磕碰碰,放心的信步着,两人不时的闲聊。



可是寒冷的夜风吹过,迹部的身体轻微的抖了一下,忍足注意到这点于是又搂过了他,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上,「冷了吧?不应该玩到这么晚的,等会回去好好洗个热水澡去寒。」



温柔到极至的体贴,让迹部先是怔了一会,然后抬起头,对上了那双依然墨蓝的双眼,「蓝毛……」



「嗯?」



「本大爷有句话早就想说了。」



「那你说啊。」忍足的脸上充满了鼓励的神情,「想说什么都可以,憋在心里对身体也不好。」



「谢谢你今晚陪本大爷。」



「啊?」突然听到感谢的话,而且是从那个一向高傲自信一点也不懂得撒娇的人口中讲出,忍足彻底的懵了。死死盯着那对湛蓝的眸子,他从中看出了一点真诚一点羞窘以及……一点他读不大懂的情感。



「啊什么啊?本大爷可不说第二次,没听到就算了!」迹部扭头就走,可手腕上传来的力量又将他拉了回去,转过头两人的面容就近在咫尺。



几乎可以感觉到忍足灼热的呼吸,薄薄的嘴唇抿了抿,随后拉起弧度,「不用谢小景,我很乐意陪你过节的^_^」



「你……你突然靠那么近做什么,嗯啊!?」



「我们一直都是这么近的啊,你不是很冷吗?」有趣的看着他,忍足发现他变成人的时候比较有优势,不禁考虑干脆长期保持人形算了。



「本大爷现在不冷了!」



迹部欲挣脱离那暖和的怀抱,可加剧的心跳和幅度过大的动作却突然让他胸口再次抽痛起来,忍足眼明手快的搂过他的腰,温暖的手掌抚上他的胸口,渐渐的帮他将痛楚压下。



「小景,我们得立刻回去。」迹部觉得好受许多,但是忍足却浓眉紧锁,忧心忡忡的看着他说道。
[PR]
# by lue-oshiato | 2006-07-14 22:15 | POT之忍迹天下


愛即人生.....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